那些存留在记忆里的浓意,只能在笔尖流肆。

我睡了一个男人

我睡了一个男人,在久旱无霖的时候。
如细雨渐成暴雪
冷吗?
他问。

我们互相亲吻
柔软的唇瓣掠过颈窝
我说冷
他便紧紧拥住我
并不停止

我的指甲陷入他的脊背
他温柔的看着我
然后用力
最后
我们陷入了无边的黑暗
未知的,延长无尽的


暗。

评论(2)
热度(8)
  1. 陌里笙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